念念八里●人文拼圖
親愛的格友,我們在這裡與大家分享八里人文的風情喔!→daniel20031027.pixnet.net/blog

IMG_4797-a--b.JPG  

 

§女孩聒啦聒啦說話的聲音,片片斷斷地消失在海風裡。

 

我只聽見海浪一波波潮來潮往嘩啦地衝擊著我胸口。

 

 

 

 

 

過去我幾乎以為自己感染了一種病毒,卻分不清到底是太習慣台灣?

還是因為只愛強說愁?

如果戀愛是解藥的話,我在舊金山結束處男生涯、吻著女孩身體時,我的靈魂跑去哪裡了?

此刻我和野狼面對著海浪抽菸時,黑暗的沙灘上,突然傳來一群男女的嬉鬧聲。

 

你們倆個傢伙,快點過來幫忙呀!

石頭的大叫聲,夾雜在呼呼海風中顯得特別響亮。

我們四個男的在黝黑中,點亮了一支支火把,將晃動的火光圍成了一個大圓圈。

 

接著石頭拿出手提音響,播放的是‧‧‧

BRYAN   ADAMS  THE  BEST  OF  ME的西洋歌曲。

 

幾個女孩端著滷味、鹹酥雞、披薩,還有可樂,放在火圈最中間。

然後所有人都躲進了營火把的圓圈裡,肩倂肩圍靠在一起取暖。

 

「奇怪!方妹妹跑去哪了?」

石頭對著一頭俐落短髮的女孩問。

 

「喔,她說有點頭痛,想在車子裡躺一下。」

「我去看看‧‧」

 

石頭正要站起來,野郎拍拍他的肩。

「我過去叫她好了!」野郎說著,就站起身,往石頭的車子走去。

七星坐對面,一直低頭對身旁的江琇雅輕聲細語,絲毫都不搭理旁邊的人。

就好像整個地球毀滅以後,就只有他們兩個人是倖存者。

 

這時,手提音響喇叭傳來西洋歌曲旋律唱著‧‧‧

 

It still feels like our first night together

feels like the first kiss and it's gettin'better baby

no one can better this

I'm still holdin'on and you're still the one

the first time our eyes met-it's the same feelin'I get‧‧‧

 

「ㄟ!聽說‧‧你剛從舊金山回來啊?」

短頭髮女孩傾身過來問我時,望著七星他倆的我,這才回神地拉回思緒。

 

「唔?妳‧‧對不起,剛剛說什麼?」

望著女孩的我,魂魄卻好像飛到外太空了。

 

「在國外唸書很不一樣吧?」

我很吃力地,聽著她說的每一個字。

 

「嗯‧‧」分心讓我好像也失去說話能力,「‧‧據說‧‧搞設計的,生活‧‧」

「應該更有趣。」

「對啊!不過我們這種靠創意吃飯的工作,腦袋想得都快炸掉的時候,幸好有野狼他們可以一起出來解悶,你知道嗎?我‧‧」

女孩聒啦聒啦說話的聲音,片片斷斷地消失在海風裡。

我只聽見海浪一波波潮來潮往嘩啦地衝擊著我胸口。

 

啊呀!」野狼站在身旁大叫,我的心神才又再次被拉回來。

你們幹麻不先吃!

 

「你們這些傢伙不曉得我野狼一來,這些東西都不夠我塞牙縫啊!

說完,他轉頭向後面女孩馬上變了一張臉,口氣溫和地像一隻小綿羊問說‧‧

 

「會冷嗎?」

野狼脫下身上鋪棉黃外套,細心地往女孩肩上一披。

 

石頭跟著往野狼身後肩膀大拍,誇張地咧嘴學說:「會冷嗎?

「我說,老兄,這裡有幾個人,你要不要一個一個慢慢關心!」

 

頓時,野狼雙肩一挺,轉頭露出陰狠的眼神瞪著石頭‧‧‧

「你臭小子曉不曉得‧‧‧以前我在校慶短劇裡演過藍波,」

「想不想試試‧‧他有幾段功夫?

 

石頭迅即擺出苦瓜臉,搞笑地露出很娘的音腔,轉身往我這邊抱過來‧‧‧

愚子賀,還是你給我溫暖吧!

 

透著火把微亮的光線下,我抬頭好奇地打量那女孩‧‧‧

站在野狼身邊那彷彿熟悉的五官,沒有兩條長辮子,流露出不同於上次的可愛氣息,實在很難跟上次模樣重疊在一起。

 

她就是那個『寂寞女孩』?

纖細的身材,她穿著一件粉紫色素面毛線衣、搭配寬鬆地同色系長褲。

 

領口粉紫色圍巾,襯托出那瓜子臉,粉嫩地讓人想咬一口。

似乎連海風都情不自禁地伸出五指,輕梳著她肩上黑亮的長髮。

 

沒錯,野狼說得對,搞設計的,果然真的很多面貌。

她到底像誰呢?究竟在什麼場合看過?

 

我們一夥人在黑夜圍著火把的海灘上,講冷笑話、罵老闆、吃東西,你來我往、交頭接耳地打屁聊天。

 

野狼有時候跳起來,低著嗓音學歌手『周杰倫』唱歌‧‧‧

忽而又學起剛出新專輯的『羅志祥』搖頭晃腦、擺動手足地跳街舞‧‧‧

 

逗得那些女孩前俯後仰、笑得花枝亂顫。

接著,石頭跟野狼湊一起,嘴巴唸一堆聽不懂的Rub‧‧

 

兩人雙手前後比著手指,隨節奏搖頭學起『張震嶽』模樣唱著‧‧‧

 

我愛台妹、台妹愛我,對我來說‧‧侯佩岑算什麼‧‧

我愛台妹、台妹愛我,對我來說‧‧林志玲算什麼‧‧

 

再重複一遍時,他們兩人默契地碰了一下額頭,還耍寶地邊笑邊唱‧‧‧

我愛PIYA、PIYA愛我,對我來說‧‧西門町辣妹算什麼‧‧

我愛PIYA、PIYA愛我,對我來說‧‧日本女優不算什麼‧‧

 

呵呵呵…………..

海風吹著他們,他們在火光的明亮中笑鬧著,就好像又回到以前唸書時的單純自在。

可是感覺又矛盾地,我雖然身在笑鬧的氣氛裡,卻又覺得自己不屬於他們裡面。

 

石頭跟野狼正和那個短頭髮,名叫『林可莉』女孩,以及捲頭髮較可愛的『王芳馨』,他們脫鞋、捲起褲管,拿著火把在海岸邊。

互相打情罵俏哈啦嘻笑在一起。

 

後來知道那個『寂寞女孩』,原來叫『方芷芸』。

她一個人獨自坐在火光的圓圈裡,雙肘頂在彎曲的膝蓋上,正閉著眼、用手指按摩著額頭的兩側。

 

屁股往她身旁一坐,斜著頭我看著她,「為什麼頭痛啊?」

「是因為我嗎?」

 

張開了眼睛,她雙手拖著下巴靠在膝蓋上,「聖誕老人,你來啦!」

你今天來送禮物嗎?

 

她說話口氣好像說,你來散播甜言蜜語嗎?

我用一種藏有玄機的口吻,詭異地說:「哇!果然妳很聰明,」

 

我把右手伸進外套裡,「妳猜,我帶了什麼來?」

「‧‧‧」

 

她忽然臉色大變、瞪著眼珠,手腳慌張地像彈簧般跳起來。

「你‧‧又帶‧‧你那隻『跟班』,出來嚇人嗎?!

 

「啊呀!幹麻那麼緊張,」我笑著右手從外套裡的口袋,掏出了一包香菸。

「如果我會變魔術,現在就變一顆橘子送給妳。」

 

我燃起一根菸,瞇著眼睛吸吐起來。

「你乾脆變一片橘子果園給我好了。」她鼓著兩頰,氣呼呼地坐下來。

 

「想不到妳對橘子,已經發生了感情?」

「以後你再開這種玩笑,我就把橘子摘下來,砸你的頭!

 

「是嗎?看不出來妳有這麼man喔!不過‧‧」

我逗著她說:「倒是有一種工作很適合妳。」

「你說什麼?」

她那有氣質的臉,竟然嘟起嘴,「又取笑我!」

 

「我說過妳和『跟班』很像吧!妳知不知道妳易容術很厲害,」

「每一次看見妳都不一樣,實在‧‧」

 

這時,王芳馨跑了過來。

她蹲著挽起方芷芸的手,「我們去撿貝殼吧,那邊還有一些特別的小石頭呢!」

 

「你要一起來嗎?」她們邊走,王芳馨回過頭來問著我。

「不了!乾脆撿一樣特別的,當聖誕禮物送我好了。」

 

後來大夥就各自三三兩兩在沙灘上跑跳著。黑暗海邊他們手上的火把四處飄動地遊移。

彷彿青春的火花在他們身上燦爛地綻放‧‧

 

他們看起來就像是一群,飛舞在夜晚海灘上的螢火蟲。

 

~待續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綾 的頭像

念念醇采●綾心小屋@

綾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南方
  • 孤獨是一種個性
    有時縱使身處人群,依可感覺
    自己是人群、笑聲之外..
    那個不在狀況內的遊魂
    不願離群索居
    卻也不想融入牽扯
    若即若離..似乎是最好的人際溫度
    午安 親愛的綾綾~
  • ponylite的倉庫
  • 看了之後,真是感觸青春啊~~
    曾幾何時,青春不再
    也感動你年輕的心不減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