念念八里●人文拼圖
親愛的格友,我們在這裡與大家分享八里人文的風情喔!→daniel20031027.pixnet.net/blog

IMG_4797-a--b.JPG  

「我突然發現,這個小男孩,好像我的童年,」

「有很簡單的希望,卻有很困難的未來。」

 

 

 

 

 

僵住的氣息不知經過了多久,過一會,我別過頭去,丟下了一句,「七星‧‧」

你女朋友自己照顧!我要先回去了,」

 

「野狼,那你坐石頭的車吧!」

你這小子‧‧搞什麼!」野狼喊著。

 

往沙崙海邊的出口方向走去時,我向石頭、女孩們招招手。

然後我走到方芷芸的身旁,「妳不是頭痛嗎?」

 

「嗯?」她納悶地看著我。

「走吧!」我拉住她手腕。「我送妳回去。

 

「等等‧‧‧我‧‧」

我不管她反應,就直接抓住她手腕,帶往我車子位置走去。

把她推著坐進我的車,我沉重的胸口,瞬間瀰漫著一股莫名的受傷。

 

我分不清到底是因為曾經喜歡一個人,所以內心變得脆弱?

還是感嘆著友情,原來如此經不起考驗?

 

我想起歷史上……..東漢末年,敵方為了擊破『董卓』勢力,而打出了美女『貂蟬』牌。

於是就這樣分化了,董卓和乾兒子呂布之間的關係。

 

到底美女是毒藥?或則‧‧‧

愛情才是最大的致命傷

 

愛上了一個人,一切真的都可以無所謂了嗎?

「你很傷腦筋嗎?」

車內的方芷芸開口說話,把一邊開車、一邊想得入神我的意識拉了回來。

 

「妳說什麼?」

「石頭跟我們說了,你一定很難過吧?」

 

「‧‧‧」

她的意思是,“七星搶走了我喜歡的女孩,所以我很難過?”

 

昏暗的車內光線中,我轉頭看了她一眼。

「可以陪我去喝杯咖啡嗎?」我問她。

 

「嗯‧‧你‧‧沒有‧‧,把跟班帶出來吧?

瞬間一掃心頭陰霾,想到以前她逗趣表情,我噗哧地笑了出來。

 

「呵呵呵‧‧謝謝妳喔!妳總是有一股,讓我想笑的魔力。」

「你總是這樣嗎?」

「‧‧‧」

我看了她一眼,又很快把視線拋到前方黑暗的濱海路上。

 

「我怎麼樣?」

隨時送禮物啊!這是你的看家本領吧?」

 

嘴帶笑意我說:「我很想把禮物送給妳,不過這種本領,好像對妳行不通。」

她把視線轉向車窗外沿岸的海浪上。

 

「你送我回台北好了,我看見你就頭痛。」

「我想真正讓妳頭痛的,應該是某種記憶吧?

 

「‧‧‧」

她納悶了幾秒,「你什麼意思?

 

「我是不是‧‧曾經在哪裡得罪妳?」

「沒‧‧沒有‧‧。」

 

「那麼這麼說,就是我長得太帥了,所以讓妳感到無法招架?」

「ㄟ,你這個人,怎麼‧‧

 

她想反駁,卻被我打斷,「妳怕愛上我嗎?

「你‧‧什麼‧‧以為‧‧」她緊張地吱吱唔唔地,「我‧‧誰怕誰啊!

 

「那太好了!」

車子開到一半,我突然緊急將方向盤右轉彎,將車子開到黑暗濱海路旁的停車場。

 

旁邊不遠的海邊,有一棟燈火通明的房子,屋房外閃爍著一處處暈黃的燈光,遠遠地傳來古典音樂的鋼琴旋律。

「下車吧!」我將引擎熄火。

「要幹什麼?」

 

「我們去喝一杯,妳不是不怕嗎?那,走啊!」

「‧‧‧」她一副不情願地走下車,又好似無奈中計的模樣。

 

沿著岸邊岩石鋪成的步道走過去,古典音樂夾帶著浪潮聲的引領之下,閃著黃橙橙燈光的屋房外,是一大片可透視的玻璃牆面。

 

屋外還搭建著乳白色的觀海台,到處散落的燈光,很像一大群落下地面的星星。

那透明玻璃大門邊,還擺放著一張張白色的海灘長椅。

 

玻璃牆面內,現代簡約風格的吧台、餐桌椅坐著男男女女,餐廳中間的螺旋梯面向大門地展開。

本來要點咖啡,後來卻叫了兩杯花式調酒。

 

「你,受到很大打擊吧?」她一邊啜飲著調酒,一邊小心地問著。

「‧‧‧」

 

我沉默了一會沒有回答。然後拿起酒杯自顧地說:「這種喝起來,甜甜地雞尾酒式的調酒,」

「很容易讓人忘記了,其實,這是一杯酒,」

 

「所以喝多了,可能會失身,」

妳最好喝多一點,這樣我就有機會,把妳帶回家。」

 

「‧‧‧」

她愣了幾秒,放下酒杯,沉默著低下了頭。

隨即我們彼此之間,除了音樂旋律,互相沉靜地沒有開口說話。

 

我一手托著下巴喝著酒,一會看著玻璃牆面外翻滾的海浪,一會看著屋外、海灘長椅上緊擁一起的情侶。

 

這樣靜謐地體會酒液滑落喉嚨、經過食道,在腸胃裡翻攪。我頓時又想起和野狼、七星在陽明山喝醉的那一晚‧‧‧

 

這滋味又好像‧‧‧

默默地看著一個人,那心情悄悄地醞釀著‧‧‧在不知不覺中,變成了愛情。

 

當我再拉回目光看著她時,發現她雙眼微溼地盯著酒杯。

「我讓妳感到害怕?」

 

「你們男生,都這麼容易說這些話?」

她說話的嘴唇微微地顫抖,「對了!我忘了,你是聖誕老人。」

 

「妳說‧‧我是聖誕老人?‧‧‧那麼,」

「妳希望收到什麼禮物?說吧!」

你‧‧送我回去。」她說。

「這樣妳會開心?」

 

「‧‧‧」她不說話。

「如果我真的是聖誕老人,是不是就能夠‧‧讓每一個人開心?」

不知道是不是酒精作怪,我滔滔不絕地說著:「我連讓自己開心都很困難,妳知道嗎?」

 

「我曾經聽過一個小男孩,他想要的聖誕禮物‧‧」

「就是,在國外做生意的爸爸,可以坐飛機回來,陪他佈置聖誕樹、吃蛋糕,」

 

「我突然發現,這個小男孩,好像我的童年,」

有很簡單的希望,卻有很困難的未來。」

 

「‧‧‧」不說話的她,眼裡卻閃動著淚光。

我看著她,覺得那模樣乍看好像有一點像唸書時的江琇雅,散發著一種清雅的氣味。

 

隨後,我不自覺地開了口,「我真的沒有得罪過妳嗎?

「我真的覺得,在百貨公司佈置櫥窗那一晚之前,似乎曾經在哪裡見過妳?」

 

「你‧‧想太多了!

一時來不及思考,憑直覺就脫口說:「妳是不是被某個混蛋傷害了?

「!」

 

 

 

~待續~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綾 的頭像

念念醇采●綾心小屋@

綾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


留言列表 (5)

發表留言
  • Ponylite的心世界
  • 嗯~~一段段看下來
    這男女間的對話
    總有著似有似無的刺探
    是瞬昧吧或畏懼吧
  • 看到p0nylite大哥好開心
    感覺有很久沒有這樣問候~
    我常覺得世間的愛情~
    似乎總是那麼迂迴與曲折後~
    最後才能真正面對自己的心選擇~

    於 2014/09/19 22:15 回覆

  • 韶關
  • 我來看小說。^^

    最近好嗎?
  • 喜歡寫小說的韶關~
    感恩妳帶來的溫暖與鼓勵~

    於 2014/09/19 22:17 回覆

  • 悄悄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