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遇  

 

鼻孔辛苦地、吸著稀薄的空氣。

「‧‧‧」她不說話,正等著看我玩什麼花樣。

 

  

 

我假裝悠閒地走過去靠近她時,她嚇一跳轉過頭來。

隔著墨鏡隱隱約約地好像可以看見她瞳孔內的驚嘆號,有一股衝動真想摘掉她臉上的墨鏡。

 

「對了,高中同學!我忘了一件事。」

「‧‧‧」

 

她停下了腳步,等著我說話,應該是沒想到,我會真的叫她“高中同學”。

「我忘了妳的名字,妳記得我叫鄭忠賀吧!」

 

「‧‧‧」她不說話,正等著看我玩什麼花樣。

 

「呃‧‧」我腦子轉了轉,「是這樣‧‧‧」

「畢業紀念冊被我拿來折飛機了,我想跟妳要電話辦同學會,可以嗎?這位高中同學,妳電話是‧‧‧」

從外套口袋裡,我掏出了手機,手指擱在按鍵位置上,我等著輸入她的號碼。

可是沉默了好幾秒,我手指一直等不到對方回應。

 

抬眼才注意到她臉頰肌肉漸漸繃緊地,那表情似乎我剛才說了什麼觸犯了她?

『需要我幫你打119嗎?』

她之前臉上捉狎的微笑,還一直在我腦海裡閃現著。

 

此刻她呆立地望著我,時間彷彿凝住了、那香味在空氣中飄浮‧‧

我卻猜不出那黑墨鏡裡的眼神,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難道是我長得像她男朋友?

但是,那女孩看來好像因為抑制情緒,而鼻孔辛苦地、吸著稀薄的空氣。

 

她戲劇性的情緒反應,讓我差點喘不過氣來。

「妳‧‧‧」

 

我好不容易擠出了一點尴尬笑容,打破沉默地換我問說‧‧‧

「需要我,幫妳打119嗎?」

 

這時,我錯愕地看見兩行淚水,徐徐地從那黑墨鏡裡滾落下來。

聽見她啜泣的聲音,有點哽咽地輕輕問著‧‧‧

「這‧‧算什麼‧‧‧?」

 

「‧‧‧」對啊,這算什麼?原本只是一時的好玩,現在卻發現‧‧‧

她,惹憐的眼淚中,似乎透著一股倔傲的性格。

 

輕輕搖晃著腦袋,她幽幽地說著‧‧‧

「原來‧‧這麼容易‧‧是嗎?」

 

究竟什麼這麼容易?

「妳‧‧不舒服?」

忽然她胸膛就像幾萬隻奔騰的馬一上一下,模樣幾乎咬牙切齒地說‧‧‧

這就是緣份嗎?高中同學‧‧‧?」

 

然後她忿忿地將手伸進袋子裡,拿出一本東西遞給了我。

給你辦同學會吧!

 

我低頭一看,竟是一本航空公司的期刊。

 

什麼意思?她要我把期刊捲起來,敲醒自己腦袋?

這該不會是‧‧整人電視節目正在錄影吧?

 

她說話語氣,竟然像對著負心漢說著‧‧‧

「這種相遇‧‧對你來說,」

「是不是像這本雜誌一樣隨手可得,」

「‧‧也隨時可扔呢?」那淚痕還執著地爬在她臉上。

 

媽呀!我踢到這塊鐵板,真是比茱莉的『過肩摔』,更瞎啊!

就好像被莫名揮出的拳頭打得頭昏腦脹,我納悶地愣在原地搞不清狀況。

 

只是看著她的表情,就好像“所有跟她說話的人都會得罪她”。

她臉頰略微顫抖著,慢慢地移動了腳步。

 

這樣靜靜地目送她充滿疑問號的背影,一步步地愈離愈遠‧‧

直到在我眼裡愈來愈模糊成一個黑點‧‧

然後‧‧消失不見。

 

剛才,會不會只是我,做的一場白日夢?

我甚至天方夜譚地胡亂猜測,難道她是,曾經被我甩掉的女生?

悲痛欲絕之下‧‧‧動了變臉手術,從此展開一場復仇計畫‧‧

 

我真是瘋了!

連這麼荒謬的事,竟然都想得出來。

 

走出機場大門,舉手招了輛計程車。

一腳踏進去時,猛然,車內一股冷氣衝上了喉嚨,ㄜˇ........好冷....

 

就像剛才那女孩、那隱藏在黑墨鏡裡的眼神、那突如其來的淚水,還有那一番咬牙切齒的諷刺,冷得我全身發顫。

 

什麼“把天上的星星,放進女孩的眼眸裡”?

我根本就是,“被天上掉下來的鑽石砸到”!

 

可是那女孩,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這種相遇‧‧對你來說,是不是像這本雜誌一樣隨手可得,

『‧‧也隨時可扔呢?

 

以前被我甩掉的女生也這樣嗎?

 

車窗外黑夜的陰影往前方拉得好長,長長地又彷彿吹奏著一首,有點悽涼的撒克斯風。

當車子跑上了高速公路,我還錯覺以為自己仍在亂流的飛機上。

 

嘩啦啦雨水敲打著車窗玻璃,壓著胸口錯亂的腳步聲,整排落寞的燈光在迷濛的雨中閃爍。

這‧‧‧

 

台北,以前是我的家。

我就像侯鳥般飛走了,也曾經遺忘了返回的路線。

 

當計程車開上陡坡,搖晃晃地駛上陽明山那幢熟悉的別墅前。

付了車錢,重重地摔上計程車門,山上陰寒的冷風,一下子像異形入侵狠狠地衝進了喉嚨、灌進外套裡,穿透了我的心臟‧‧

 

我牙齒打戰、全身抖嗦地縮著脖子拉拉藍外套衣領,深沉地一步步走近那一整排大房子其中一扇深黑色鐵欄杆的門前,我停下腳步。

 

大門前,竟囂張地擋了一輛白色轎車!

我拿眼一瞧.........

 

有個痞子,竟然大剌剌地倒在駕駛座上流口水﹒﹒﹒﹒﹒

.........還睡死得嘴邊冒泡泡.......

 

我咧,那不就是‧‧‧

野狼,那欠揍的屁樣。

 

沒想到趕到舊金山機場前,最後發出的一封伊媚兒﹝e-mail﹞,竟然會是這地球上,最近的距離。

 

~待續~

 

~~~~~~~~~~~~~~~~~~~~~~~~~~~~~~~~~~~~~~~~~~~~~~~~~~~~~~~~~~~~~~~~~~~~~~~~~~~~~

 

綾綾悄悄說。。。

對於距離這件事........有時候好弔詭,

以為很靠近一直都在的,心卻未必存在,

雖然笑的時候,沒有人能知道可以幸福有多久....................

 

但是,我即使流淚也要笑著.........體會這距離拿捏的微幸福.........

應該要慢慢走近一個人?

還是先偎著自己的心?

 

你呢?

與人什麼樣的距離,可以感覺更自在?

 

這彈指之間嗎?

 

 

 

 

全站熱搜

綾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